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玄幻 > 虞渊小说 >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轻轻松松

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轻轻松松

地表的彩云瘴海。

通天商会的冯钟,突然看向了幽暗夜空,只见一块银光灿灿的异物,如明月般悬在半空,照耀着他们这片沼泽。

沼泽上,鲜艳而浓郁的瘴气,竟无法隔绝银光的渗透。

如毒涯子,佟芮、叶壑般的药神宗客卿,以为是通天商会和神魂宗那边,要铲除钟赤尘,于是露出了如丧考妣的表情。

“星月宗的器物,叫什么……陨落星眸?”

龙颉哼了一声,金色的眼瞳深处,渐有危险火焰涌出。

“陨落星眸!”

冯钟轻呼,赶忙安抚老淫龙,免得他大动肝火下胡来。

哗啦!

也在此刻,“陨落星眸”竟透过了“幽火流毒阵”,穿过了瘴气和烟云,很轻易地降临在草屋前。

剧毒和烟霞,似乎侵染不了“陨落星眸”,不能影响上面的人。

“冯先生,我是收到黎会长的传讯,所以来看一看。别担心,我们没什么恶意,也不是为了杀药神宗的宗主。”

谭峻山散漫的声音,从悬空数米的“陨落星眸”传来。

他身旁,站着出落的愈发清美,眼眸满是好奇和期待的柳莺。

凝炼出阳神后,因听说虞渊归来,柳莺没第一时间选择去天外星河,而是随谭峻山一道儿,降临虞渊所在的彩云瘴海。

除了她,在“陨落星眸”上面,还站了两人。

青鸾帝国现在的帝王,一半人族血统,一半明光族血统的陈凉泉,还有不远万里而来,为他送明光族圣器的灿莉。

体内,拥有着一座“生命祭坛”,乃当之无愧天地宠儿的灿莉,一路上和柳莺说说笑笑,关系颇为融洽。

这时,两女还在窃窃私语。

“谭峻山,陈凉泉,还有……”

身为风吟者领袖的冯钟,一看和“陨落星眸”一同过来的,竟然是这么几位,也吓了一跳,赶紧从屋内出来,“是黎会长的传讯?”

他深知谭峻山的境界和实力,也知道陈凉泉的难惹,更知道体内坐落着“生命祭坛”的灿莉,在明光族的身份。

他不敢怠慢。

除龙颉外,毒涯子等人也纷纷走出,并恭敬地行礼。

老龙需要按着炉盖,加上他出不出来,都能看到一切,就待在了草屋中。

“是这样的,虽然神魂宗那边做出了保证,可依然有很多人不放心。毕竟,寒渊口在斩龙台内,关乎着浩漭的安危。”

谭峻山随口解释了一句,才笑着说:“我们过来呢,就是想看看地底,究竟发生着什么,确保虞渊没事。”

“能看到?”龙颉惊讶起来。

以他的力量和血脉,都不能透过大地,看清楚那片污浊的核心。

他听过谭峻山,也知道此人不凡,可也不认为以谭峻山的境界,当真就能将视线渗透地底。

“以这个,再加上……她!”

谭峻山先指了一下“陨落星眸”,又指了指明光族的圣女灿莉,“两者结合,就能看到下面。”

龙颉一脸的不相信。

灿莉抿嘴浅笑,当着几人的面,两只白莹的小手,落在柳莺前方的银白玉台。

她的小手突然大放光彩,一种圣洁无暇,明耀众生的光芒,从她体内的那座“生命祭坛”释放,将柳莺身前的玉台,将整个“陨落星眸”照的亮了几十倍。

一轮月亮,如变作了几十轮!

玉台中,也渐渐浮现出了虞渊的身影。

七彩湖的湖面,踩着斩龙台的虞渊,刚将那杆猩红如血的幡旗,弄到了煞魔鼎,又被一条漆黑的雷蛇,缠绕住了脖颈。

无头的骑士,骑着幽灵般的战马,冲杀虞渊的那一幕,也被众人看到了。

灿莉和柳莺合力,那台面中的影像,不断地发生着变化。

也让这里的人,看到了煌胤,和木质墓牌中的清雅魔影,还有灰狐体内的邪咒,念咒中的袁青玺……

一幕幕画面,不断地变,让大家能看的更清楚。

然而,待到其中一幕画面,突然映照出鬼神白骨时……

白骨猛地生出了感应,于是皱了皱眉头,以空着的手,随意地划拉了一下。

就那么一下,灿莉和柳莺两人,眉心中就多出了一条纤细血线。

两人如遭重击!

玉台中的画面,也因此只是定格在虞渊的身上,只有攻击虞渊的鬼物和魔灵,离的近一些,才能被显现。

“那位,那位是?”灿莉骇然。

“恐绝之地的至尊,浩漭天地刚出世不久的鬼神,他叫白骨。”冯钟深吸一口气,“他已经手下留情了,别尝试去暗中窥视他,这是一种大不敬!他是浩漭的至高,不论是谁,都不能不打招呼,用这种手段看他。”

灿莉嘴角满是苦涩,“明白了。”

接下来,他们就只能通过“陨落星眸”,看到围绕着虞渊的,一小片空间。

看着,虞渊伸出手,在众多脖颈处闪电的疾射下,抓着那漆黑雷蛇的一截蛇身。

可惜,他们听不见虞渊的声音,不知道虞渊在嚷嚷着什么。

地下深处。

虞渊的那只手,扣住了一截蛇躯,感受着数十道冰寒幽电,直达他的灵魂识海,仿佛要在霎那间,殛灭他所有魂魄。

炼化这条变异雷蛇的地魔,居然当真能动用雷蛇的血脉天赋,对众生之魂袭击。

“是你,给的他这么大的胆子,让他以雷蛇缠绕我的脖子?”

扣住蛇躯的那一刻,虞渊就不由望向了煌胤,“新生代的地魔,不应该比你更加谨慎小心吗?”

煌胤沉着脸没吭声。

嗤嗤!

数十道冰寒幽电,一进入虞渊的识海小天地,只灿烂了一霎,就化作飞灰。

吱吱作响的变异雷蛇,意识到了不妙,开始挣扎。

然后,就被虞渊扣住蛇躯,从脖颈上扯了出来。

“地魔……”

冷哼了一声,在虞渊的臂骨中,突然有剑意生出。

一束束绯红色的剑芒,携带着灭灵、断魂和惊魔的气息,进入蛇躯的时候,就化作了许多微小光剑。

不论是变异雷蛇的血脉,还是藏在蛇头处的地魔,瞬间被穿了许多孔。

这么去做时,还有淡绿色的尸毒磷火,不断洒落在他的身上,还在侵蚀消融他的鲜活生机,令他身躯疲累和无力。

只是,并没有伤其根本。

呼!

一团紫色幽火,从那蛇躯头部飞出。

新生代的地魔,一见情况不妙,主动舍弃了那具雷蛇身躯,怪叫着求助煌胤。

而这时,等候了很久,就等他脱离雷蛇身躯的煞魔鼎,在虞依依的驾驭下,对他紧追不舍。

蓬的一声,有彩色霞光,从斩龙台耀出。

所有的尸毒磷火,如被净化了一般,瞬间消失干净。

虞渊离开斩龙台,也不管虞依依能否收拢那新生代地魔,猛地向七彩湖坠落。

“我倒要看看,湖底荡漾着空间气息者,究竟是什么鬼东西!”

另一个煌胤的魔魂,聚涌七彩湖的力量,再次凝炼的火焰蛟龙,也拦阻不了他。

蛟龙才从湖面跃出,就见虞渊“噗通”一声,落入了湖中。

煌胤,木质墓牌中的魔影,包括灰狐和袁青玺,这一刻也呆住了。

似乎,都没有能想到,虞渊竟舍弃了斩龙台,以本体真身入湖。

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