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玄幻 > 虞渊小说 >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一个承诺!

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一个承诺!

画卷套在罗维的脖颈后,他的灵魂被遮蔽,眼睛也随之闭上。

此方支离破碎的污浊世界,变得除虞渊和幽瑀外,所有的人和物,绽裂的空间缝隙,风的流动,下面的湖水,一切的一切都静止了。

唯有握着斩龙台的虞渊,和身旁的幽瑀两人,还能不受影响。

可虞渊……

在幽瑀开口以后,他也仿佛遭受了时空封禁,呆愣着一动不动。

因为他不知道,该如何去回应幽瑀。

他不记得,曾经发生过什么,不明白苏醒后的幽瑀,为何会选择站在自己这边。

“你兑现了承诺。”

幽瑀轻声说道。

虞渊保持着茫然状态,“什么承诺?”

幽瑀盯着他,深深地看了一会儿。

确信他还没醒来,或者说……不愿以原来的那个他回归以后,幽瑀稍作犹豫,开始平静地解释。

“在那个逝去的年代,我是鬼巫宗的领袖之一,而你则是神魂宗的大魁首。你我两个,在各自还没抵达至高,还没找到凝炼元神的方式时,就已经是挚友了。”

“我都不记得,你我……曾联手战斗过多少回。”

幽瑀追忆过往时,眼神温暖。

“后来,当我们决心挥刀龙族时,冲在最前方的,依然是你我两个。被龙族伤最重的,数次差点死去的,也是你我两人。”

“我们毫无保留地信任着彼此。”

“这一点,直到今日,也没有改变过。”

幽瑀木然的脸上,此刻甚至带着一丝笑意。

虞渊被他的这番话感染,忍不住问道:“你的死……”

“没错,是你亲手而为。”

幽瑀认真地点了点头,他脸上明显有些感伤,眼中却无恨意。

“煌胤死了,媗影死了,然后是玄漓。”

“他们的死,你都是直接的参与者。你为了迅速达成目的,还借用了别人的力量,你是求一个速战速决。”

“你在他们没反应过来,还没完全弄清楚状况,无法造成严重影响前,以雷霆万钧的手段,迅速斩杀了他们三位。”

“当然,心怀愧疚的你,也留有余地了。”

“所以煌胤,媗影,甚至是玄漓,都有一线生机,还能再现天地。”

话到这里,幽瑀停了下来。

“玄漓……”

虞渊于是知道,鬼巫宗的另外一位领袖,原来叫这个名字。

他感觉到了熟悉……

“他们三个,死的有些不明不白。或者说,直到他们陨落前,才知道因何而死,才知道你为何要那么做。”

“你没那么对待我。”

“你斩杀他们三个之后,对外给出了理由,告诉所有的大妖和人族强者,你为何要那么做。你这么做,当然也是对我做出了解释,告诉我你的不得已。你不得不这么去做,才有战胜龙族的希望。”

“可你,迟迟没找上我。你不动,别的人和妖,也不敢来找我。”

“你给了我足够的理由,还给了我充足的时间,你默许,甚至是纵容我离开……”

幽瑀深吸一口气,轻声道:“是我不肯走。”

虞渊轰然一震。

“你不愿对我下手,那我,又岂能让你为难?我难道会不知,我所占据的那个神位,对漫长且艰辛的那场战争,有多么的重要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
“我若飘然脱离浩漭,求一个在天外的大自由,曾经你我立下的誓言,对苍生做出的承诺,将永难实现。我们这片天地,或许依然还被龙族统御着,而当初的所有反抗者,可能已被龙族格杀。”

“我,岂会独善其身?”

“于是,我主动找上了你。”

“以你背信弃义,轰杀煌胤、媗影和玄漓为由,向你发起了挑战。”

“是的,我败了。我就此陨灭,将那一席神位腾了出来。”

幽瑀似在微笑。

“你知道的,我是抱着求死之心找上的你。你也知道,我并没有责怪你,没有怪你以不光彩的手段,轰杀了他们三个。”

“因为,我知道你的选择没有错。你如果不那么做,我们没一点胜算。”

“也唯有你,有这样的魄力,有如此冷酷狠决之心。”

“事实也证明,你果然是对的,你成功了。”

“你成功地,将主宰浩漭无数岁月的龙族,从高高在上的神坛打落下来。”

他轻轻吸了一口气。

然后,他先看了化作金色闪电的龙颉,又望着静止不动的钟赤尘,满脸的感慨。

“我说你兑现了承诺,是因为你在我魂灭前,向我做出了承诺。你承诺,终将在合适的时候,令我再世为人,并归还你欠我的一席神位。”

“你承诺的事,永远都会兑现,即使你浑噩不知,你的潜意识,还是记得的……”

“所以,你来到了恐绝之地,你找上了我,你一步步地助我强大。”

“你让我,先晋升成鬼王。然后,再帮助我击败冥都,替我扫清了最大障碍。”

“不是你,我和冥都至多半斤八两,鹿死谁手很难说。”

“而在我,闭关去冲击鬼神之位,却迟迟未能打破束缚时,又是你在陨月禁地,将斩龙台移开。”

“在两块斩龙台,被你移开的那一霎那,我顺利地晋升为鬼神。”

“我得以重返至高席位,还是依托阴脉源头而成,我比当初站的更高,也再也不受死去的冰霜巨龙血脉压制!”

幽瑀又是一笑,他看着被虞渊握着的斩龙台,“时空之龙,还残存了一道龙魂。可那头,令我不得不赴死的冰霜巨龙,却是真正的魂飞魄散,一丝龙魂不存。”

他再次望向虞渊。

“你为我,已经做的够多了。你不仅兑现了承诺,还在事后帮我扫清了阻碍,给我打造出有利于我再生的种种条件。”

“就连那,以我残魂精炼的巫鬼,都是在你的庇护下成形。”

“这让我,很难去恨你啊。”

幽瑀道出来龙去脉。

也就在此时,虞渊清晰地感觉出,因罗维精血的作用,因众多空间异能的融入,曾碎裂为三块的斩龙台,彻底地合拢为一。

再无一丝缝隙!

“你我太熟悉了,你甚至曾详细告诉过我,你的魂术精妙,和你灵魂印记的细微波动。画卷中的,我那无法蜕变和成长的意识体,能通过袁青玺,稍稍窥探一下外界。”

“他第一次见到你,第一次看你时,画卷中的那个我,就被你触动了。”

“是那熟悉的感觉,是那常人无法感知的,独属于你的微小魂之波动。”

“可那时的你,竟然只是一个无法修炼,永无可能醒来的炼药师。”

“那是一个错误!”

“此错误,就是这头该死的时空之龙,刻意而为造成的结果!”

幽瑀阴冷的目光,落在了钟赤尘的身上,轻哼了一声。

“这头卑劣狡诈的七彩龙!我当初要是知道,他就是钟赤尘,我早就授意袁青玺,早就让他魂飞魄散了!”

虞渊愕然,也不由看向了钟赤尘,脸色怪异。

第一世的他,释放时空之龙的最后一道龙魂时,和时空之龙仓促地达成了交易。

他给其大自由,而时空之龙则做出承诺,会帮助他再世为人。

于是,时空之龙在没违背契约的前提下,给他特意选了一个……无法修炼的身躯。

所以,他成了洪奇。

这个错误,是他的好师兄钟赤尘,当初费尽心思给他造就出来的。

师兄,后来的所作所为,后来的倾心帮助,是因为他……并没有能醒来。

师兄并不知道,他就是时空之龙,不知道远古时代的过节。

也不知道自己之所以不能修炼,全因他在以一道龙魂,去降生为人前,给自己精挑细选了这么一具躯体。

他的确没违约,没违反交易的规则,可就是坑害了自己。

虞渊一脸的啼笑皆非。

“袁青玺的所作所为,是画卷里的我授意的。”

幽瑀继续说:“他,身为我的部将,他所做的一切,全是我的吩咐。他布置的鬼巫转生阵,还有轮回丹,全部的全部,都是为了去更正那个错误,为了让一切回归正轨。”

“我,岂会去害你?我是为了让你,能够以最强的状态回归!”

这番话说完,虞渊顿时全明白了。

难怪,他在药神宗的密室内,看到的是“鬼巫转生阵”。

此阵法,就是为了增强他的天魂和地魂,为了让他适应轮回丹,能够成功转世!

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