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玄幻 > 虞渊小说 >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我有点怕了!

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我有点怕了!

千年以前,章金箔初入自在境,正是最意气风发的时候,因为在天外战场过于激进,被女妖和修罗族的队伍盯上。

在他身上,有女妖族强者在战斗中,秘密地留下了灵魂线。

待到他和人族大军分开,各大星河地寻找火焰秘地时,暗中跟随他的女妖和修罗强者突然现身。

他因此而重伤。

重伤之际,他施展出赤魔宗的一种遁术,漫天撒网般,找寻最近的火焰力量汹涌的地方,赌运气地瞬移而去。

待到他醒来,就发现自己已深处灰域。

他还在一座高耸的,不断从山体流淌火焰汁水的熔岩火山,这让他他欣喜若狂。

因为,他发现那座巨大的熔岩山川,能帮助他将恢复力量。

之后,他便在那座奇异的熔岩火山,采集熔浆火液,慢慢地疗伤。

他还通过此神奇的熔岩火山,从自在境初期,一点点地增进到了自在境中期。

如获至宝的他,就一直守着此熔岩火山,想要将其炼化,借此冲击自在境后期。

到了后来,他开始尝试着叩击熔岩火山地心,想获取更精纯浓郁的火焰汁液。

却给他,从熔岩火山的地底深处,弄出了血水……

“他竟然是活的!你能想象出来吗?我在那座熔岩火山,在一个岩洞,修行了快两百年了,都不知道那是一个有血肉的生灵!”

章金箔脸上透出惊悸,喝道:“我一步步地深入,一步步底挖掘,将铁红色的岩石撬开,最后撬出了血肉。”

“他胸腔流出了血,他也因此而苏醒……”

“他是初代的泰坦巨灵!他超过两千丈高,外层皮肉被铁红色的岩石覆盖,体内蒸腾出的炎能,或者说他的汗液,就成了我以为的熔岩汁水,我还以此而修行。”

章金箔向虞渊比划着。

虞渊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我也是倒霉,硬是挖啊挖啊,将他弄疼了,也将他弄醒了过来。”章金箔唉声叹息,“他醒来以后,那具庞大的躯身,自然产生了一股吸力,形成一股专门针对我的束缚。之后的数百年,我就在他身上的岩洞中,再也没能出来。”

“他在半睡半醒的状态,反而以其火焰异能,渗透向我的灵魂,丹田,感悟我在浩漭参悟的火焰灵诀。”

“我,应该早就被他摸透了。”

“不久前,他似乎被什么东西惊动了,所以从浑噩的状态完全醒了。被他弄明白所有的我,似乎没什么价值了,就被他舍弃了。”

“他去了灰域深处。而我一心想逃离他,想要逃离灰域回浩漭,所以就出来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章金箔道出他的悲惨遭遇。

“初代的泰坦巨灵,竟然还有幸存者在灰域。按照这家伙的说法来看,那个通晓火焰奥义的泰坦巨灵,以体型算的话,兴许达到了十级的层次。”

脱离虞渊和章金箔视野的溟沌鲲,在前面的一方区域,幽幽地讲话。

显然,他一直在悄悄偷听。

“泰坦巨灵的一代和二代,因体型臃肿,速度缓慢,战斗起来较为迟钝,其实并不可怕。第三代泰坦巨灵,才最骁勇善战。最辉煌的时候,三代泰坦巨灵,能够让修罗族都要退避三舍。”

“可惜好景不长,这个族群就没落了下去,现在发展到第五代,第六代,只能叫巨灵族了,连泰坦两个字都不好意思用了。”

“不过呢,越是初代的泰坦巨灵,体内远古血脉就越纯净,和泰坦棘龙越接近。”

溟沌鲲重新在虞渊面前出现。

虞渊心头一跳,不由将斩龙台唤出,轻轻地握在手中。

里面,那头泰坦棘龙的幼兽,在他进入灰域的霎那,就表现的相当活跃,感觉像是回家一般。

难道,至高无上的泰坦棘龙,曾经就是从灰域走出的?

初代的泰坦巨灵,如高耸的熔岩火山般巍峨,在沉睡的时候,让章金箔误以为是死物,也是因灰域特殊的环境?

“你知不知道,是什么惊动了那一尊初代的泰坦巨灵?”虞渊询问。

“不清楚。”章金箔摇了摇头,“我被困了千年,我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。他醒来以后,没有要杀我,我觉得已经很幸运了,哪里还敢和他再去搭话啊。”

“那你还知道什么?”虞渊又问。

“我被困在他身体内的这些年,几乎接触不到别的生灵。”章金箔面色苦涩。

在后面,虞渊又问了几个问题,他都吱吱唔唔地答不出来,。

“算了。”

虞渊也不勉强他了,“祝你能顺利地回归浩漭,等你进入赤魔宗了,见到魔种周苍旻,还有一个叫辕莲瑶的女人,你可以说在灰域见过我。我叫虞渊,你说出我的名字,他们就会知道。”

章金箔乖乖答应。

知道虞渊身旁的那位,竟然是凶厉的溟沌鲲,他就明白了虞渊的不凡,可虞渊给他说的关于浩漭的惊天之变,他还是半信半疑。

他要赶紧回宗门,找他熟悉的人,譬如章观宇打听一下,才能知真假。

“路途中小心点。”

虞渊又叮嘱了一句,生怕他和那白金修罗,和那九级的魔神般,倒霉的碰到溟沌鲲般的狠角色,沦为对方果腹的对象。

“嗯,我当然会小心。”

一面之缘的章金箔,畏惧地瞥了溟沌鲲一眼,就再次化作那燃烧的庙宇,从两人身边飞走。

“你觉得,他能活着回归浩漭吗?”溟沌鲲阴森森地低笑。

“看他的运气吧。”

虞渊心中也没底,他猜测到在灰域深处,或许发生了什么奇异的事,引发了不少警惕者过来查探。

离去的章金箔,要是不慎碰到了从外界探索灰域的强者,真可能没出去就死了。

毕竟,在他的感觉中,章金箔实力相当不够看。

“不知为何,这趟我也很不安。灰域,我曾经来过,可似乎变得不一样了。是很不一样!具体我也说不来了,就是……”溟沌鲲有些语无伦次,仿佛找不出词语去形容。

“怕什么?你要记得,你是叱咤诸天外界的溟沌鲲。”

虞渊为他提了提士气,免得他打退堂鼓,还没真正开始接触够分量的存在,就闹着要出去。

这次,没有让溟沌鲲带路,他朝着刚刚溟沌鲲回来的方向冲去。

斩龙台在手,他不再刻意遮掩,没有以灵魂去感应,而是以阳神和斩龙台互通,搜寻能够被他看得上眼的血肉生机。

弱小却奇怪的蚊蝇,血肉能量在八阶的异兽和异族,他都直接忽略。

几个时辰后,一股磅礴且熟悉的血能,像是炸弹般爆开。

并在短瞬间内,将血能提升到一个骇人听闻的高度后,又突然销声匿迹。

他感觉到了,那血能和他的距离,应该还非常远。

在他要继续探察时,那血能瞬间隐匿起来,变得无迹可寻。

“真是巧……”

并没有太多的惊惧,他反而眉开眼笑,心中生出了欢喜的感觉。

“你发现了谁?”溟沌鲲跟过来问。

“格雷克。”

虞渊笑容灿烂,“你说巧不巧?你我在深黯星域时,他没有现身,当时我就觉蹊跷。嘿,他竟然躲在灰域,不知道要搞什么鬼祟的事。”

“格雷克!”溟沌鲲吸了一口气,“灰域里头,究竟发生了什么?不死鸟女皇来了,他也冲入到其中,初代的泰坦巨灵也被惊的醒来。还有檀笑天,幽瑀,源界之神兴许也插了一脚。”

溟沌鲲一番大呼小叫后,却突然沉默了,就只是望着虞渊。

“干嘛这样看我?”

“我想到了,你在浩漭时的绰号。他们称呼你叫瘟神,你所过之地,灾难随之降临,我真有点怕了。”

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