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玄幻 > 虞渊小说 > 第三百零六章 踏波而行

第三百零六章 踏波而行

鎏金宝船呼啸而来,汪金鳞和魏无疆在船头露面时,苏妍就不时地看向汪金鳞。

每次去看,苏妍澄净的眼瞳深处,都孕育出一缕杀念。

她死死克制着。

她是嘱托虞渊,希望虞渊能够依仗别的手段,将她暂时解决不掉的汪金鳞,悄然格杀。

但,绝不应该是眼前这样。

众目睽睽之下,湖心岛上的虞渊,竟然敢光明正大地挑衅汪金鳞!

他凭什么?

汪金鳞乃灵虚宗冲霄真人的亲传弟子,设立在芜没遗地的,那座空间传送阵,就是在冲霄真人的监督下,灵虚宗耗费重金打造而成。

冲霄真人在灵虚宗,乃八位“真人”之一,阳神境的大修!

汪金鳞身为他的亲传弟子,对那座由冲霄真人负责的空间传送阵,有着很大的权利。

正因为如此,他在芜没遗地这一方天地,行事很是张狂。

连那团雷云,还有那位寒阴宗的大修,顾及他冲霄真人亲传弟子的身份,加上要借用那座空间传送阵,都要高看他一眼。

灵虚宗,乃七大下宗之首,这里又有他们的空间传送阵,于是给了汪金鳞强大底气。

苏妍再忌恨他,都觉得想要杀他,虞渊只能依仗秦雲之类的人,暗中用手段,才能成功。

而且,还不能给人知晓,以免被冲霄真人得知,惹来无穷尽的麻烦。

她父亲苏向天,让她从长计议,同样是忌惮冲霄真人。

可现在……

八方云集在湖心岛,虞渊在明里暗里,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,不知死活地去挑衅汪金鳞,脑子坏了不成?

苏妍忽然有点懊悔。

她在担心,虞渊看她的那种意味深长眼神,会不会被有心人察觉,从而牵扯到自己,还有背后的苏家。

“下,下来?”

宝船上,气宇轩扬的汪金鳞,一袭蓝衣,身背阔剑,举止潇洒地,指着岛上虞渊,笑问身旁魏无疆,“这人,莫不成是个傻子?”

“你还别说,以前在暗月城,真就是个傻子。”柳渭在湖边,轻声一笑,吸引了众人注意力。

同出柳家的柳莺,也诧异看去。

“别胡闹了!”

柳渭脸色一沉,喝道:“七大宗门图谋什么,你心知肚明,你不在鎏金宝船好好待着,跑去那岛上作甚?”

不管怎么说,他在名义上都是柳莺长辈,他所在的寒阴宗和星月宗,都是七大下宗。

柳莺手持陨落星眸,为星月宗探察芜没遗地的状况,他是知道的,也觉理所当然。

可身为星月宗的柳莺,如今站在那湖心岛,和沈飞晴离的如此之近,怎么都说不过去。

“我本就在此,军长大人骤然降临,我也不知缘由。”柳莺噘嘴,不太给他面子,向天上的那片雷云,还有碎冰凝为的光球解释,“两位老前辈,该是能看到,能感知的。”

那片雷电交织的云簇内,有一轰隆隆声响起,“确是如此。”

柳莺横了柳渭一眼,道:“还有一点,柳家自古以来,就家族观念淡薄。你应该也知道,我虽是在柳家出生,却从小在星月宗的呵护下长大。对家族,我并没有什么归属感,所以别以为是我家族长辈,就来教我怎么做。”

“更加不要,指责我!”

破玄境后期,和柳渭相差一个大境界的她,竟毫不畏惧。

她,手持着陨落星眸,是注定要成为星月宗,星宗之主的人。

她和柳渭两人,的确有着同样的家族出生,可他们将来在天源大陆的身份和地位,根本不是一个层次。

而且,要不了多久,她境界都能后来居上,超过柳渭。

对柳家,都没什么亲近感的她,凭什么要听柳渭的训斥?

在暗月城,对虞家的人,对虞渊趾高气扬,心有优越感的柳渭,被这位家族晚辈当面顶撞,愣了愣,道:“我也是为你好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柳莺冷冷道。

柳渭有些尴尬,可转念一想,竟老实地闭嘴不言了。

“我下来。”

一道金色电光,突然从天而落。

就落在柳渭、雷枭等人,和苏妍等太渊宗的修行者中间。

那块区域,左右都没黑獠军的将士。

出自灵虚宗的汪金鳞,右手提着那柄阔剑,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后,在剑身轻轻划动。

两指金光溅射。

指头划过之处,明亮的剑身内,片片树叶般的金色龙鳞,层层叠叠地浮现出来。

再看那柄阔剑,竟然又变得宽阔了许多,如一条覆盖着金色鳞甲的龙尾,在那汪金鳞的手中,阔剑还传来夹杂着痛苦和惨叫的龙吟声。

“我汪金鳞的名字,是我师傅斩龙之后,给我重新改的。”

他灿然一笑,神态傲然地,望着天上化作人形的银霜苍龙,微微鞠身,“不是刻意辱没你们龙族,只是陈述一个事实。”

银霜苍龙虚空站着,纹丝不动。

她那龙眸,则是泛起一丝怒色,看了汪金鳞一眼,便突然盯上鎏金宝船内,蜷缩在角落的魏凤。

妖凤血脉!

没那只妖凤,没那些如今盘踞妖殿大妖的临阵倒戈,我们龙族或许依然是浩漭天地的主人,高贵的翱翔九天,而不是长居深海潜隐。

她将恨意,转接在了魏凤身上。

“你叫虞渊是吧?”汪金鳞握着那柄,金色龙鳞一片片显露出来的阔剑,慢吞吞地指向岛上虞渊,“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?”

虞渊哑然一笑,正欲答话,突然看到那位身披漆黑重甲,如人熊般壮硕的大汉,猛地一提拴在黑獠兽脖颈的缰绳。

那头比狮虎高大的黑獠兽,突然瞪向汪金鳞。

“黑獠军,厉白熊!”

披甲的大汉,以铿锵有力的一声暴喝,自报姓名。

他那抓着缰绳的手,指尖有数百条,比头发纤细许多的血色晶芒,争先恐后地,冲入了黑獠兽的眼瞳。

他骑着的黑獠兽,眼瞳竟恐怖的,燃烧而出深红火焰。

汪金鳞提在手中,指向虞渊的那柄龙鳞阔剑,剑尖“嗤嗤”作响。

虞渊隐约能看到,数百条的血色晶芒,就在那龙鳞阔剑的剑尖,和更小的金色碎光碰撞着,爆灭焚烧。

他自然知道,汪金鳞的那柄龙鳞阔剑,在指向自己的那一霎,就已动手。

入微境的汪金鳞,能以凝炼出来的灵识,和那柄奇特的龙鳞阔剑的龙息气血揉炼,从而隔着湖面,给予自己一击。

厉白熊看出了他的恶毒心思,就报出姓名,施以援手。

“厉将军!有点欺人了吧?”

柳渭冷哼一声,随手打出几道冰光,融入那龙鳞阔剑的剑尖,帮助汪金鳞,去化解厉白熊的暴烈血能。

“他呢?”厉白熊道。

“虞渊自己挑衅找死,怨得了谁?”柳渭反驳一句,突然心生毒计,“将军身为帝国叛徒罪臣,竟然会帮助虞渊。而你们的军长大人,如今也在虞渊的身旁,而不久前,虞渊还救了魏凤……”

柳渭忽然笑了起来,“黑獠军如此青睐,暗月城的一位少年,可是有什么隐情?”

这话一出,苏妍、柳莺,还有秦雲、严钰等欣赏虞渊的人,暗叫不妙,神色大变。

寒阴宗的柳渭,如果误导众人,让别人相信虞渊和黑獠军有牵扯,那虞渊恐怕无法活着走出芜没遗地。

虞家,都可能受此牵连。

黑獠军,沈飞晴,除了是神威帝国的叛徒,还是七大宗门想要图谋秘境的关键!

虞渊要是被认为,在这方面和黑獠军串通一气,他当真要倒大霉。

“路见不平而已。”厉白熊喝道。

柳渭笑眯眯地说:“真是这样么?”

“真的就是这样。”虞渊自己插话,然后看了一眼柳莺,说道:“这座湖心岛,不适合你久待,你先去上面待着吧。”

他指了指头顶。

不知不觉间,夜色再次降临。

“哦。”柳莺没有扭扭捏捏,祭出陨落星眸,飞上天空。

虞渊转头,看了一下沈飞晴,想了想,忽脚踏碧波,往汪金鳞一步步走来。

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