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玄幻 > 虞渊小说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化生轮转魔决!

第四百六十五章 化生轮转魔决!

同为魔宫子弟的,胡天扬、施思和严禄等人,一头雾水。

显然,他们不像费羿洞晓内情。

更多的秽灵宗、天邪宗和赤魔宗的试炼者,也因虞渊这番话,满脸迷惘。

然而,如侯天照、祁南斗,还有那池荫、林嶽四人,在目显惊容之时,忽以震惊的眼神,紧盯着虞渊。

他们的震惊,不是莫砚从破玄境后期,横跨境界,直抵入微境后期。

而是震惊在,虞渊竟然不惊奇,还说出更骇人听闻的那番话。

——莫砚能直接凝炼出阴神!

费羿更是在失声尖叫之后,询问虞渊怎会知道。隐隐证实,真有这种可能性的存在!

莫砚脸一冷,哼了一声,“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众人哗然!

侯天照等人的异常,费羿的尖叫,莫砚的问话,几乎将事实揭露!

难道,难道真的有可能,从破玄境,在短瞬之间,将阴神给凝炼?

很多人不淡定了,都以看妖怪般的眼神,看向莫砚,还有那笃定的虞渊!

“在传说中,魔宫那种能改天换地,以后天,改先天资质的‘化生轮转魔决’,我还是知道一点的。”虞渊扯了扯嘴角,“此魔决修行条件,极其严苛,且凶险重重。你恰巧修炼这种魔决,而且,该是还轮转过一两次了吧?”

“什么魔决?”

“化生轮转魔决?怎么没有听过,宗门有这种魔决吗?我在魔宫修行,也没有听闻过啊。”吴沛也惊奇了。

明明得到魔宫接纳,在寂灭大陆北部苦修一阵子的他,压根没听过这种魔决。

“接引我,传授我魔决者,从未提过。”施思摇头。

魔宫在外行走,挑选有潜能天才者,都会向他们讲述魔宫的种种精妙法决,让他们挑选修行。

严禄、施思和胡天扬等人,还没有被接入寂灭大陆,就对很多魔决通晓了。

可“化生轮转魔决”,他们不仅没接触过,甚至听都没听过!

很多也同样出自寂灭大陆北部的宗派残存者,在虞渊说出“化生轮转魔决”之后,也表现出从未听过的神情。

严禄惊奇过后,轻喝:“此魔决,很厉害?”

已跻身入微境后期,灵识铺展开来,汇聚着气血、灵力,御动着“伽罗魔刀”的莫砚,令那血祭坛都沉落在海底,动弹不得。

他在虞渊一番话后,脸上再没有一丝玩世不恭,而是变得犹豫。

仿佛犹豫着,要不要如虞渊所说的那样,直接凝炼出阴神,以阴神来御动“伽罗魔刀”,从而给予血祭坛更强的禁锢。

他的表现,让大家更为疑惑惊异。

“化生轮转魔决,和你,和你们修行的魔决都不一样。”虞渊看了他和吴沛一眼,“此魔决,就像是古荒宗的古荒空界真诀那般,乃不传之秘。这类法决,别说外门弟子了,就是内门核心,也不够资格去修行。”

“化生轮转魔决,没古荒空界真诀名气大,因为魔决不向外透露,也不向内部言明。”

“能改变先天资质,令黄庭穴窍的极限,凝炼次数,都因此而发生根本性变化的魔决,可不是魔宫什么人都能修行的。”

虞渊沉声道。

“改变先天资质?”严禄轰然一震。

众多幸存者,也因虞渊这番话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天赋,不是死的吗?不是生下来,该怎么就怎样的吗?

步入修行之路的人,在黄庭境初期,小天地开辟出来之后,会有多广阔,因人而异,不是很难变幻吗?

黄庭境中期,小天地能经过几轮淬炼,不也是死的吗?

难道有什么奇妙法决,能逆改天赋,令先天固定的资质天赋,都因此而发生改变?

如果真有这样的魔决,魔宫为何不广泛传播,让每一个弟子的天赋,都以修行魔决的方式发生变化?

要是魔宫弟子,都能七次八次凝炼黄庭穴窍,岂不是会诞生更多阳神,甚至元神?

“化生轮转魔决,会让资质稀松者,拥有不凡的天赋。也能够让本就卓越者,更进一步,变的万中无一!”虞渊缓缓道出奥妙,“这种改变,也颇为不易,需要在凝炼出阴神时,以阴神的碎灭为代表,重返黄庭境初期。”

“碎灭阴神?”吴沛吓的一抖。

修行者,在进阶阴神时,如果阴神不慎碎灭了,极有可能就意味着真正的死亡,再没有存活可能。

因为这个阶段,阳神和元神尚未凝炼,阴神灭亡,整个人也就死了。

“化生轮转魔决”的改变,居然是以阴神碎灭为代价,不用多说,其中必然伴随着大风险。

生死之间的大恐怖,还充斥着太多意外,谁也不敢保证,一定能越过。

“不错,直接碎灭阴神。还要由阴神境,瞬间暴跌到黄庭境初期。这是以阴神碎灭的力量,后天改先天,令黄庭穴窍的极限增大。此过程,凶险万分,一个不好,就是人死灯灭的下场。”

“但是,如果能熬过去,能活下来,就能产生奇迹!”

“因为,此魔决能够重新改变黄庭穴窍,在迈入到黄庭境中期时,还能重新开辟小天地,令几炼的次数,因此有所提升。”虞渊讲话时,始终看着莫砚,道:“你修的,就是化生轮转魔决,你本已凝炼过阴神。”

变成高大青年的莫砚,整个人的长相,气质,身材,都随着境界提升,变得不一样。

如直接在短时间内,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寂灭大陆那边,有各类奇异魔决,“化生轮转魔决”就是其中之一。

且鲜为人知。

虞渊知道“化生轮转魔决”,是因为两世为人,因为曾经和魔宫来往密切,因为他也想过以此魔决,在前世踏上修行之路。

可惜的是,“化生轮转魔决”不是能入门的法决,经脉闭塞的他,没了这种希望。

但关于“化生轮转魔决”的诸多奥妙,种种的秘密,他是知道的。

“没错,我修的是化生轮转魔决。”莫砚不再否认,神色阴沉,“那你应该也明白,我没有依照常规,没有一步步地进阶,对我意味着多大的伤害。”

“瞬间破境,意味着你失去了,再次以‘化生轮转魔决’,因阴神的碎灭,再回头的可能。”虞渊满脸歉意,拱拱手,道:“你也看到了,情况特殊啊,不是我非要逼你。”

“化生轮转魔决”的神奇之处,就是一次轮转不成,没达成目的,还能继续修行,等第二次凝炼出阴神时,再走一遭。

再次,碎灭阴神,重返黄庭境初期,重新来一遍。

所谓“轮转”,指的就是这么一个道理。

可如果向莫砚这般,没有以正常途径,一步步地凝炼阴神,他就再也无法逆转回头,不能在阴神凝炼之后,以碎灭阴神的力量,重回黄庭境。

莫砚,丧失了再次轮转的能力。

“我知你被溟沌鲲纠缠,于是唤祁南斗掉头,特意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莫砚吸了一口气,掌控“伽罗魔刀”时,调整着心境,说:“我本欲和你联手,重创溟沌鲲,令他不能趁机脱离这片海。”

“可你,就是这么回馈我的?”

“预感到血祭坛的目标,从溟沌鲲转移到你自己身上,就第一时间让陨落星眸走,进入我们所在的晶璃瓶,将血祭坛这片火,烧到我们身上?”

“以我们的死亡,换取你的短暂平静,以我的强行破境,给你来争取时间?”

祁南斗,池荫等人,在莫砚说出此话时,神情不善。

和虞渊有些渊源的林嶽,还有侯天照,同样脸色一沉。

严禄也轻声一叹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虞渊神情不变,一手持“煞魔鼎”,一手握着剑鞘,“你们怎么想,我不在意。我只知道,只有你不再隐藏实力,只有你迅速凝炼阴神,将‘伽罗魔刀’的所有力量爆发出来,我们才有那么点希望,在海底活下来。”

“陨落星眸上,柳莺也好,孔半壁也好,没有这样能力。既然指望不了他们,我只要将希望,压在你的身上。”

丢下这句话,他便目视前方,只盯着血祭坛。

别人如何看,什么眼神表情,如何去想,他已不在意。

一阵难堪的沉默后。

众人的心态,悄然发生了转变,视线从他的身上,又渐渐挪移到莫砚身上。

修“化生轮转魔决”的他,如果能迅速破境,凝炼出阴神,以阴神驾驭着“伽罗魔刀”,是否真的能给血祭坛更多压力?

人,都是自私的。

待到他们觉得,虞渊说的兴许有道理,只有莫砚断绝再次“轮转”之路,才能扭转点局面,自然都希望莫砚这么去做。

更何况,莫砚从破玄境,直达入微境,已经是破戒了。

既然破了,为何不彻底一点?

虞渊成功将压力,从自己的身上,转移到莫砚身上,逼迫莫砚迅速凝炼阴神,给予血祭坛更多的束缚和禁锢。

“我若以你所言,瞬间凝炼阴神,给血祭坛镇压……”

莫砚拉长声音,扭头看着他,说:“你呢?你从陨落星眸而来,让我们所有人陪着你,一同去面对血祭坛,还有溟沌鲲。”

“你,能为我,为我们做些什么?”

他眼神骤冷。

仿佛虞渊一个回答不好,他就拼着血祭坛不顾,先杀虞渊来泄愤。

从他在晶璃瓶,指挥调动着祁南斗等人,对陆白蝉、罗依依和唐灿众人,展开血腥的屠杀,就知此人的心性有多残忍。

连唐灿,他都敢杀,何况虞渊?

“你现在凝炼阴神,尽全力压制血祭坛,我就让你知道,我能做些什么。”虞渊微笑着,并没有正面回答他,反而很淡漠地说,“别想现在对我做什么,此刻的你,要分心对付血祭坛,可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入微境后期,修炼“化生轮转魔决”,曾凝炼出阴神,甚至可能不止一次的莫砚,不是他对手?

连林嶽,侯天照都轻轻摇头,不太赞同。

他们,是知道莫砚来头,从师门长辈的口中,听过莫砚的奇特和厉害的,所以才在见到莫砚时,愿意听命于他。

因为深知莫砚的强大,所以他们觉得虞渊即便是跨入破玄境,刚执掌“煞魔鼎”后,也不太可能胜过莫砚。

可莫砚,深深看了虞渊一会儿后,竟硬着头皮点了点头。

“我等你证明!”

话音一落,他那千丝万缕的灵识念头,骤然收拢在上丹田泥丸穴窍,聚涌凝结,直接就开始凝炼为神。

瞬入阴神境。

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