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玄幻 > 虞渊小说 >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人心不堪

第六百八十八章人心不堪

“那些人有毛病吧?”

柳莺粉润嘴角,勾出一个啼笑皆非的弧度,翻了一个白眼,斜望着青天神殿方向,冷笑道:“怎会有人,认为是虞渊释放的‘燃魂冥雾’?他们难道不知道,虞渊当真是那个人的话,就不会第一时间把消息,告知青鸾帝国吗?”

“燃魂冥雾”的消息,若不是及时被陈琅智所知,后果不堪设想!

她比谁都清楚,是因为虞渊认出“燃魂冥雾”,这种要命的烟雾,才能被及时遏制,没有大范围扩散出去。

可……

“就是那个瘟神!”

“通天商会内部,称呼他叫瘟神,不是没有原因的!”

“没错!他出现在什么地方,什么地方就有灾难发生!这个叫虞渊的小子,就是最可疑的那个人!”

“暗月城的虞渊,和青鸾城的灾祸,一定脱不了干系!”

更多的指责声,如雷鸣般轰然而起,怎么都遮掩不住。

青天神殿那边,雷宗的齐静海赫然还在,他并没有随同大部分雷宗长老弟子离开,此刻,他和留守在青天神殿的很多人,正在议论。

陈琅智眯着眼,眸中异光乍现,微笑道:“是齐静海。”

虞渊皱眉,“我似乎没有招惹雷宗吧?”

“你助谢斌凝炼天魂,就和雷宗结怨了。”陈琅智驾驭着金色辇车,稍稍往高空去了一截,这样他能看的更清楚,“齐静海没离开,是还挂念着谢斌的冰雷印。谢斌在青天神殿,他齐静海便守着。”

“只是,他突然扯到你头上,没想到效果如此惊人。”

陈琅智也很诧异。

因为,以他魂游境的修为境界,居高临下地看过去,还当真注意到激愤不已的人,很多和雷宗,和齐静海并没有交情来往。

只因齐静海的一番话,几句推断,那些绝望的人,犹如找到了宣泄口般,纷纷将罪责怪到虞渊头上。

通天商会的金骁烈,同样一脸讶然,“虞小哥,你很不得人心啊。”

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”虞渊满脸苦笑,“两位可要给我做主啊。我留意到‘燃魂冥雾’显露,生怕青鸾城生灵涂炭,立即让城内将军传讯给陈前辈。可以说,没有我预警,这座城池定会死更多人。”

“我一番好意,导致的结果,居然是他们的质疑?”

虞渊觉得说不出的郁闷。

他和祖安乃前世挚友,他也怀疑是祖安释放出了“燃魂冥雾”,由于不清楚时隔三百年以后,祖安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在深思熟虑以后,没有选择站在祖安的阵营。

柳莺,赵雅芙,詹天象,谢斌和李禹,这些人和此世的他,有着深厚交情。

不愿看着熟识者,因“燃魂冥雾”一个接着一个而亡,不愿看到浩漭天地最雄伟壮阔的青鸾城,沦为人间地狱,他才道出“燃魂冥雾”的来头,向陈琅智预警,希望他在乎的人,希望青鸾城安然无恙。

结果呢?

一片真心,换来的,竟然是齐静海的一呼百应?!

满腹憋屈的虞渊,心态有种即将崩溃的感觉,他强压着内心的暴躁愤怒,调整着情绪,说道:“希望陈前辈,还有金前辈,别让我寒了心。”

咻!咻咻!

一道道身影,御动着灵剑器皿,纷纷从青天神殿飞离。

那些人,该是通过青鸾城的守卫和陈家的传讯,得知“燃魂冥雾”的祸端,被暂时遏制,不会继续传播。

确信青鸾城,如今是安全的以后,他们居然涌向通天商会分部,向虞渊兴师问罪。

谢斌,还有詹天象、赵雅芙,孔半壁等人,眼见这些人在齐静海的挑拨教唆下,群情激奋而来,按耐不住地,纷纷赶过来。

一时间,一半以上留守青天神殿的修行者,奔向通天商会分部。

神殿对面,安梓晴两条美腿晃荡着,一双深幽神秘的眼眸,凝视着沸腾的人潮,扯了扯唇角,讥诮地轻笑起来。

在她下方,乃血神教的林嶽,还有韩凌等人。

得知“燃魂迷雾”被控制住了,本该待到青天神殿的他们,踏步出来,一眼就瞧见自家的神女。

于是,韩凌和林嶽等残存血神教的人,都留步不动。

“云湖那边,你们就别掺和了。”安梓晴轻笑着说道。

林嶽点头,“我们自然是相信虞渊的。”

“妈的!真的是一群疯狗!”赤魔宗的侯天照,一边咒骂着,一边看着落在后方,不慌不忙御空的齐静海,“他就是雷宗的下一任宗主?此人,以前没有打过交道,怎如此恶毒?”

安梓晴眸中,血光一闪,“虞渊没有宗派依仗,很多人觉得软弱可欺吧。”

这般想着,她调整了一个端坐的角度,朝向云湖和商会分部方向,在心中呢喃:倒要看看,你如何处理此事?

以她的境界,在如此高度,她举目四望,整个青鸾城都能尽收眼底。

在商会分部的虞渊,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她注意力集中时,能看个清清楚楚。

对虞渊,依然是选择暗自观察的她,也有些期待。

期待着,虞渊将作出什么抉择,将会闹出多大的动静。

另一边。

虞渊阴沉着脸,将“煞魔鼎”收入紫宫穴,一边观察着过来的人潮,一边和鼎内器魂沟通。

这一刻,他的心情变得有些扭曲。

看着一道道涌入过来,满含愤怒仇恨的目光,他脑海中不断泛起一个念头。

——就不该去管他人的死活!

“我出自玄天宗,名叫房秀娟。”

一位容貌秀丽,望着四旬年龄的富态女子,脚踩倒转过来的古筝,以高高在上的姿态,凌空现身在云湖。

她体态过于丰腴,不过脸颊很小,脚下古筝绽放出耀眼的宝光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没有越过云湖,直接在商会分部空中出现,她就隔着半边湖泊,黛眉紧皱,语气森冷地,向虞渊问责。

“你小小年轻,没宗派师门,不该听过‘燃魂迷雾’。即便是听过,也没有可能准确地判断出,那些极淡极淡的水雾,就是‘燃魂迷雾’的最初形态!”

“除非,你早就识得‘燃魂迷雾’,早就见过此雾!”

“或者就是,有别人在城内,提前告知你,借你的嘴,将‘燃魂迷雾’说出来,让大家人心惶惶!”

“没有‘燃魂迷雾’的恐惧消息蔓延,奇玉真人,还有那些聚涌在青天神殿的宗派来人,不可能如此冒险!”

“如今,奇玉真人死了,很多人都死了!”

“你虞渊,必须要说个清楚!必须要交代交代,你是如何知晓‘燃魂迷雾’,如何能迅速判断出来的!”

自称房秀娟的玄天宗修行者,和陈琅智,和那金骁烈一般,也是魂游境后期修为。

她所在的玄天宗,可是浩漭天地最顶尖的宗派势力!

同样的境界修为,因为她出自玄天宗,导致她在看待陈琅智和金骁烈时,都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越感。

她驾驭着古筝,悬空在云湖上,都没有和陈琅智和金骁烈招呼一声。

这说明,她连陈琅智和金骁烈都不放在眼底!

“交代?给谁交代?给你?”

虞渊嗤笑一声,在商会楼阁的顶部站直身子,忽然如一柄笔直的利剑,锋芒毕露,“怎么?仗着出自玄天宗,很了不起是吗?”

“好了,交给我来处理吧。”陈琅智一看虞渊,没有等他开口,竟然忍不住跳出来,和房秀娟针锋相对,赶紧以眼神示意,让虞渊冷静冷静。

他的意思,他将会把事情说明清楚,消除这些人的质疑。

“陈琅智!这小子语气太狂妄!”

房秀娟厉声高喝,“我知道,他和妖殿有些渊源,我给妖殿面子,不会真的杀他。但我要弄清楚,他究竟知晓什么!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以我阴神,入其识海小天地,一窥真相!”

讲话间,这位玄天宗的女修,就将阴神显化。

她的阴神,变幻成一位彩衣飘飘,极为貌美的女子,向虞渊的眉心穴窍而来。

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