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玄幻 > 虞渊小说 > 第七百一十八章 初灵鬼王

第七百一十八章初灵鬼王

恐绝之地深处。

一座千丈高的阴山,巍峨耸立着。

光滑如镜的山体,垂落着一幅巨大画卷。

画卷内,氤氲阴气如乳白仙云飘荡,云团内坐落着琼楼玉宇,仙宫大殿,仿佛远古神明的居所。

凝神细看,还能瞧见最内的恢弘宫殿内,有彩衣飘飘的仙女穿梭,有俊美的少年出没,有灵禽飞鸟翩然起舞。

如果画卷不是在那座阴山,不是在恐绝之地,画面内的场景,会让人联想到三大上宗所在的洞府神地。

呼!

一件紫色神甲飘忽而来,衣甲耀出柔和的紫色神光,内部没有血肉身躯,只有安梓晴的阴神魂影。

阴神,寄托在紫色神甲的安梓晴,到了那座巍峨阴山前时,悬挂在阴山的巨大画卷,内中的场景猛然一变。

画卷,仿佛变成了通往阴曹地府的鬼门,浩浩荡荡的魂灵鬼物纷纷涌出。

魂灵鬼物皆能显形,其中还有不少,眸中鬼火闪耀着智慧的光芒,一看就是鬼灵、天鬼级别。

一众魂灵鬼物,分为两波阵列散开,似在恭迎首领。

不多时,就见一位身穿紫色帝王龙袍,头顶金黄冠冕的童子,从那画卷傲然走出。

那童子,看着只有十来岁,生的粉雕玉琢,煞是可爱。

他也是魂灵的虚幻形态,可给人的感觉,仿佛随时能凝炼出实体来。

他那具,虚幻的魂灵体魄,如蕴藏着无穷尽的力量。

“安梓晴,特意来恐绝之地,助‘初灵’大人竞夺鬼神。”

紫色神甲内,安梓晴轻声细语,不亢不卑地微笑说道。

龙袍加身,头顶黄金冠冕,牢牢把持着魂器“锁灵图”的童子,就是恐绝之地五大鬼王之一的“初灵鬼王”。

“初灵鬼王”乃五大鬼王最年轻的一位,是在两百年前,刚刚进阶为鬼王的。

“初灵鬼王”还没有成为鬼王,独自离开恐绝之地,悄悄去外面游历时,被灵虚宗和雷宗强者盯上,差点在外面的天地,被两方强者给轰杀。

血神教教主安文,恰逢其会,留意到灵虚宗和雷宗的动作,暗地里插手,助“初灵鬼王”成功逃脱。

“初灵鬼王”也被安文,事后请回血神教,在血神教待过一阵子。

据说,“初灵鬼王”能够从“初灵幽鬼”,成功地变成“初灵鬼王”,就有血神教的帮助,有安文的功劳。

“神女亲临此时的恐绝之地,吾王很是受宠若惊。”童子模样的“初灵鬼王”,老气横秋地说道:“只是,现今的局面多么混乱,神女应该也略知一二。要助吾王,去竞夺那鬼神席位,怕是有点棘手。”

身为恐绝之地的鬼王之一,这位“初灵鬼王”以性格偏激,脾气差劲闻名。

在此前,他已在“锁灵图”沉睡三十年。

醒来不久的“初灵鬼王”,杀了一批有异心的麾下,重整旗鼓,打算大干一场。

刚刚,还在“锁灵图”深处,和亲信秘话,嗅到安梓晴那件紫色神甲散发的熟悉气味,他猛地被惊动了,立即出来一见。

对血神教的来人,他一向重视,何况来人还带着那件神奇的紫色神甲。

“我自然是有备而来。我带来了,本属于小雷霄宗的冰雷印。”安梓晴轻笑。

话音一落,那枚,她设局陷害虞渊和谢斌,又牵扯出齐雲泓,终于夺得在手的冰雷印,从那紫色神甲的甲衣内部漂浮出来。

无数晶光颗粒,蕴含着殛杀一切魂魄的雷霆精芒,在那枚冰雷印内闪耀出来。

“冰雷印!”

“初灵鬼王”显然识得此物,知道这枚法印的厉害,他眼睛骤然一亮,连连道:“好,甚好!这冰雷印,让吾王很是惊喜啊!不愧是血神教,不愧是神女安梓晴,若吾王能进阶为,从没有鬼物能抵达的鬼神境界,绝不敢忘记血神教!”

“我来,就是助‘初灵’大人达成此事。”

安梓晴抿嘴,轻柔地笑着。

虽为阴神远游,可修到魂游境的她,能和紫色神甲的器魂心灵相通,再通过这件紫色神甲,她能隐隐感知出由她赠予的,那块血色令牌的大致方位。

“对了,‘初灵’大人,那个方向,有一位叫刘临止的天鬼,不知?”

根据紫色神甲的感应,安梓晴的视线,和一只魂力凝做的手,指向刘临止所在的那座阴山,并准确道出刘临止的名字。

“刘临止,天鬼?”

“初灵鬼王”轻轻摇头,“没有听过。我只认识离我较近的,达到幽鬼等阶的家伙。那么远的,区区天鬼,都不够资格来见我,我不会记下。”

“我知道,神女大人!”

一位白狐形态的鬼灵,突然插话,“刘临止,本来也出自血神教,我听过他的名号。我还知道,他似乎出了事。他的麾下,已离他而去,四散而逃。他应该在同级别的天鬼之战落败了,才会变成这样。”

“落败?麾下四散而逃?”安梓晴神色一动,轻轻点头,“多谢,我知道了。”

……

本属于天鬼刘临止的洞府宫殿。

虞渊和太渊宗的江杏雯,敞开天窗,一番话语后。

没有说出自己的来历,“煞魔鼎”的厉害之处,他就念在和苏妍的交情上,示意江杏雯自行离开。

阴神出游两年多,已知恐绝之地局势险峻的江杏雯,也没过多逗留。

她很快就飘逸而出。

片刻后,鼎魂向虞渊传讯,“她的阴神,一离开此阴山,在外徘徊等候的一众魂灵鬼物,马上迎接过去。区区一位,来恐绝之地修炼的太渊宗阴神,都要脱离此奇阴绝地了,怎么能让众多魂灵鬼物忠心?”

“管她呢。”虞渊无所谓地说道。

又过了一阵子,鼎魂再道:“她没有着急离开恐绝之地,而是……”

“而是去了,临近的,另外一座阴山!就是那座,被刘临止攻下来,交由一个麾下掌控的阴山!”

“嗯?”

虞渊神色微动,这下子就有些惊讶了。

他还以为江杏雯一离开,就会第一时间逃离恐绝之地,阴神回归本体真身,不再掺和恐绝之地的是非。

没想到,这位太渊宗的长老,居然待了下来。

还在他修炼的阴山附近,夺取了另外那座阴山的所有权,占山为王。

“她想做什么?”

虞渊皱着眉头,一下子也想不明白,不过手持“煞魔鼎”,实力暴涨之后,根本不担心江杏雯能捣鼓出什么花样来。

想不明白,也就不想,虞渊继续自己的修行。

时间,悄然不觉间流逝着。

恐绝之地的阴山,浓郁醇厚的阴气,对他天地人三魂的助益实在太大,“大阴魂术”和“慧极锻魂术”齐修的他,每一天都能切实感受到魂魄的精进。

这也导致他,很少能够像现在般,沉浸在修炼中,不知疲惫。

一晃,两个月时间过去。

仅仅只是在这座小小阴山,虞渊经过这阵子的修炼,就知道他入微境中期的壁垒,即将被打破。

他有直觉,不会让他等太久,就能再进一步,抵达入微境后期。

更喜人的是,他的天魂因“慧极锻魂术”的精炼,感知愈发敏锐。

“主人,那个女人不简单。她在另外一座阴山,招兵买马,汇聚了很多魂灵鬼物。原先,依附于刘临止的,还有那位妖族天鬼的,竟然陆陆续续地,都听从她的吩咐,以她为主了。”

这天,虞渊在一次修行间隙时,鼎魂又传递出讯念。

两座阴山毗邻,以鼎魂现在的力量,觉察那边的动静,相当的轻松。

而且,这已经是鼎魂,第三次说江杏雯不简单了。

“无妨,由她去吧。”

虞渊眯着眼,慎重地思量了一番,说道:“稍稍照看一下,我想尝试尝试,看能不能沟通陨月禁地!”

“那座,化魂池,还有下面的奇异小空间?”鼎魂惊道。

“嗯,我的天魂,经过这阵子的精炼,让我忽然有了点底气了。”虞渊点头,“我想看看,在恐绝之地,可不可以和陨月禁地,直接达成联系!”

“小心点啊!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