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玄幻 > 虞渊小说 > 第一千三十五章 可怜的家伙

第一千三十五章可怜的家伙

星空中,那轮残月的主人,月夜族的女祭司柏莎,放下了“逐月法杖”。

她神色凄苦,低着头,任由格尔去进行夺舍。

寄宿她体内多年的格尔,对她太熟悉了,在她不反抗的前提下,能极短时间融合她的一切,达到真正的魔神级战力。

古老的月魔一族,有一具同级别月夜族躯体的九级魔神,可不是影族罗尼,月夜族的流寇卡尔夫能比的。

天魔,毕竟是天外第一阶梯的超强族群!

“你!”

格尔瞪着她,露出又爱又恨,极为复杂的神情。

他那高大的魔影,不断地抖动着,却始终没有真正出手。

虞渊嗤笑一声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没想到,出自月魔一族的你,竟然会爱上一个月夜族的女子。啧啧,我终于相信传言不可靠了。谁说古老月魔一族,永远只是将月夜族的男女,视为牲畜和羔羊的?”

格尔,此刻看向柏莎的眼神,分明充满了浓浓的爱意。

不是慈爱,不是怜爱。

而是,男性对女性的美好情感,是夹杂着占有欲的深爱。

如若不是深爱,格尔这位古老的月魔族魔神,应该在很久之前,就趁机夺舍炼化了柏莎,以柏莎的月夜族血统,继续精炼月魔秘术,敛取那残月之上,最精纯的月能,以月魔的方式淬炼魂和体。

那样的话,格尔不仅能实力尽复,还会变得更强。

甚至,因此而奠定出,未来冲击大魔神的基础!

“闭嘴!”

格尔暴怒异常。

一道道幽暗魔影,从格尔此时的魂体浮现,如魔怪的巨大触手般,向附近伸展。

“灰暗乐土”的许多光源,似乎被影响改变,似在响应着格尔的心情变化。

反倒是月夜族的柏莎,依旧垂着头,不发一言。

虞渊的调笑,她听在耳中,没任何异常表现。

这也说明格尔对她的深情,她恐怕早就心知肚明,所以从不害怕体内的恶魔,会在某一天炼化她,吞没她,以她的身躯和形态,行走在天地之间。

“真是令人感动啊。”

桃花夫人笑容也很欠揍,她一会儿看看柏莎,一会儿看看格尔,随后又以充满恶意的眼神,望向月妃和银月女皇,“李玉盘,你也小心一点哈。你看这些外域的古老月魔,各个都不对劲的样子,你体内的那个,兴许也爱慕你。咦!你们两个都是女性,好恶心!”

她一脸嫌弃地挥手,仿佛要将什么脏东西,从眼前挥走。

此言一出,银月女皇的表情,阴冷且僵硬。

月妃,也眼神呆滞了一下。

“你挑衅的,你来对付吧。”

虞渊干笑一声,扭头就看到一束束月能辉芒,流星般从“灰暗乐土”划过。

“流星”内所含的磅礴月能,令他都心头一震,知道当真让这些月能的精炼光辉,一道道轰射在“灰暗乐土”,流寇之王的居所就毁了。

他即便是能趁势离开,在失去“灰暗乐土”以后,前往湮灭星域的时间,也会因此而大大延缓。

“格尔,你去杀了虞渊,那嘴贱的女人,交给我。”

月妃轻啸一声,就见从远方的陆地内,骤然飞出一道身影。

儒雅非常的流寇之王卡尔夫!

同样怀有月夜族的血统,在银月女皇的帮助下,他也借助隐蔽的通道,以器具抵达这儿,现在终于赶来。

“谁杀了兰宾!”

卡尔夫接近时,被摧毁的金色三叉戟,内部的阵列就再次运转。

金色三叉戟突然又明耀了一下,然后,再次光芒收敛。

此物,受他的召唤想摆脱“灰暗乐土”,重返卡尔夫掌心的意图,因受损太严重,难以达成。

“是我。”

虞渊咧嘴一笑,看着只闻其名的流寇之王,又看了一眼月妃,他就知道后面将会发生什么事情,“可怜的家伙。”

“李玉盘!咦,你,你是谁?”

卡尔夫还没有进入“灰暗乐土”,先注意到银月女皇,又猛地看到了女皇前面的,那位身穿拖曳到地宫装长裙的月妃,内心深处,血脉最深处,同时涌现出恐惧和颤栗,这让卡尔夫顿时意识到,怕是碰到了宿命的天敌。

月夜族,被古老月魔奴役了千万年,血脉烙印着恐惧的种子。

一旦遭遇,会不受控制地激发出来。

“月,月魔!还是两个?!”

卡尔夫知道发生了什么后,想也不敢多想,连儿子兰宾的死亡也顾不上了,扭头就想要以最快速度遁走。

然后,就发现他体内的月夜族血脉,全面受制。

他呆呆地,站在虚空一动不动。

月妃挽着衣裙,飘然升天,一双月牙形状的眼睛,熠熠生辉,流转出无数神秘的月形符号。

明耀的月形符号,如一串拘禁魂魄的锁链,落向卡尔夫。

月形符号先进入卡尔夫体内,他的魂魄,他的血脉,像是被强行更换了主人,再也由不得自己。

然后,才是月妃入驻其眉心,制住他的魂魄,驾驭他的躯体。

片刻后,卡尔夫的眼睛,也变成奇异的弯月形态,他扯了扯嘴角,绽出一个略显别扭诡异的笑容。

同样是九级血脉,这位月夜族出身的流寇之王,面对月妃毫无还手之力。

竟在短短时间内,被月妃入驻魂魄,着手夺舍。

呼!

强占了卡尔夫躯体的月妃,就这么重新降临“灰暗乐土”,先对李玉盘点了点头,给了她一个不必担心的神情,再轻轻飞向桃花夫人所在的彩色云海。

这个过程中,卡尔夫的血脉“哧哧”作响,皮肤,骨骼,脏腑,头发,都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。

变的,越来越像月妃……

卡尔夫的男性特征,在短短时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,则是鼓胀的胸口,由粗变细的腰肢,和越来越光滑的脸,更长的睫毛……

眼前这一幕诡变,让虞渊,让桃花夫人看的目瞪口呆,又有点毛骨悚然。

刚刚还是男性的卡尔夫,在月妃魂魄入驻时,迅速地发生着变化,从一个男性,向一个有明显女性特征的女子蜕变着。

“这,就是彻底的炼化,真正的夺舍?”

虞渊皱着眉头,不自禁地,看了一下低着头的柏莎,心里面想着,如果格尔也夺舍柏莎……

柏莎,将会从一个老婆婆,变成一个老头子?

“你去死吧!”

格尔厉喝,数不尽的光刃,由纯粹的月能和魂力凝炼,劈头盖脸地射来。

这位古老月魔一族的魔神,化作一道幽光,直奔虞渊的识海小天地而来,似乎想要以他最擅长的方式,先破虞渊脑海魂魄。

“别!别去他脑海!”

就在此刻,踏入彩色云海的月妃,似乎猛地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急忙大声提醒格尔,“不要以自己的魂魄,入他的识海!”

芜没遗地时,她和银月女皇一道儿,进入了那位白金修罗的眼瞳小天地。

她还记得,曾在里面窥见一巨大虚魂,从虞渊的魂魄而出。

时至今日,她依然想不明白那巨大虚魂究竟是什么,为何在虞渊体内,到底拥有着什么层次的力量。

只是,每每想到那一幕画面,她依然深感无力。

她不想格尔重蹈她的覆辙。

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