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玄幻 > 虞渊小说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蜉蝣撼大树

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蜉蝣撼大树

长条形的斩龙台,在虞渊倾尽全力的灌注下,绽放出熠熠神辉。

这样出自虚空灵魅,后被神魂宗那位斩龙者,耗费心血打磨炼化的神物,开始疯狂敛取虞渊的魂能和气血!

为了脱离此方天地,摆脱阳脉源头,他不惜一切。

意识到源血大陆内,藏着什么后,他就明白只要在此地,他们没有一丝可能,再获得任何斩获。

留着不走,唯有死路!

这一刻的斩龙台,如化作一头吞没星河的巨兽,贪婪而嗜血。

虞渊有一阵子,因魂念和气血的流逝,而精神迷糊,几欲昏厥。

不得已之下,他还从乾坤戒拿出几样丹丸,一股脑吞净。

斩龙台陡然壮大千万倍,如陡峭尖锐的山川,环绕着层层叠叠的时空结界,透出一股杀穿天地,撕裂星河的浩大气势!

“给我破!”

哧哧!

一条条明耀的空间裂缝,在斩龙台前方虚空裂开,裂缝内流光异彩,传来荒芜,枯寂,永恒虚无的气息。

虞渊一声暴喝,如要开天辟地,打破世间一切界壁和封禁。

而暗红如血的天穹,也因斩龙台此刻的暴力冲击,骤现密集血纹。

血纹一簇簇集中,焕发出耀目的异芒,似记载着众生被孕育,被激活血脉,和种族起源的玄奥秘理。

一股无比漠然,看宇宙生灵,如看死物般的至高意志,从那暗红界壁滋生。

深藏在源血大陆深处的,阳脉源头的意志,在这一刻,似乎由地底至深处,一息间,直达封禁此方天地的界壁。

它,似在冷冷地看着不自量力的虞渊,动用斩龙台刺破天穹。

暗红界壁中,忽现璀璨的群星,一轮轮炽烈的太阳,和青耀的弯月。

日月皆为血红色,如一只只硕大的猩红眼球,令人不寒而栗。

而璀璨的诸天星辰,则五颜六色,绚烂奇妙。

天现奇观!

轰!

斩龙台撕裂虚空般地,刺在暗红界壁上,一颗颗七彩星辰爆灭,有一轮轮血红色的日月,似被斩龙台凿穿炸开。

一片片光雨洒落,时空为之震颤,源血大陆为之轰鸣。

可在下一刻,便有更多的日月更替而出,有全新的星辰漫天再现!

一条条绽裂的空间缝隙,被源血大陆暗藏的规则之力渗透,然后迅速愈合。

冲霄而起的虞渊,立于巨大斩龙台的后端,满脸满身的鲜血在流淌,形容可怖至极,似仅此一击,就遭受了惨痛教训。

势若破竹的至强一击,被无声无息地化解,并没有给那界壁带来太多痕迹。

此等境界的他,即使拼尽一切,即使手持焕然一新的斩龙台,依旧如蜉蝣撼大树,不值一提。

随他一起冲天的虞蛛,虞依依,还有青鸾女皇,也骇然失色。

三女呈“品”字形,将他围在中央,各施秘法和奥术,缔结出众多的光盾,结界和冰墙防线。

以免,会有强大的血魔族族人,趁虚而入。

“嘿嘿。”

一座高耸山巅,活了数万年之久的蒙克,负手而立,微微眯着眼,仰头看着未能冲破界壁,还遭受重创的虞渊,“我说了,我们血魔族的圣地,不是谁都能随意进出的。千万年以来,浩漭天地的元神和妖神,途径此地时,也大多选择回避。”

“他们都不敢轻易涉足,不敢贸然闯入,你们凭什么敢?”

“修罗族的暗域,是星河众生的禁区,我族的源血大陆,又何尝不是?”

轰隆!

千丈高的金象古神,被他炼化的三尊血奴,杀的坠落在地,先撞塌了一座大山,然后再被无数落石淹没。

这还是,由于谭峻山的插足化解,金象古神才只是落于大地。

而非,坠入威灵王沉没的那个沸腾血湖。

“威灵王的魔躯法相,已被消融炼化,檀笑天相中的这位卓越魔修,再也不会重现天地。”蒙克很放肆地怪笑起来,“自在境的魔修,在我源血大陆,也就只能是如此下场。威灵王之后,接下来,就是你这头老象了!”

三尊庞大血奴,忽飞入一条条血色河流,似在汲取血能,为轰杀金象古神蓄势。

“威灵王陨灭了?”虞蛛惊呼。

旁边披戴着漆黑甲胄,默默沟通众多煞魔的虞依依,轻轻点头,“我感知不到他的魂魄气息。他在落入那沸腾湖泊的一瞬间,阴神,阳神和主魂就在消散了,而且很快就消散了个干净。”

“威灵王的确死了。”陈青凰冷静地证实。

她缓缓卸下头戴的皇冠,一张颠倒众生的绝世容颜,也因此显现在源血大陆。

这位近年来,名气暴涨的浩漭女子第一帝,从自身穴窍深处,将那座缭绕着无尽死亡气息的巢穴唤出。

她立于巢穴中,并示意虞依依,还有虞蛛带着虞渊,一并入内。

两女稍作犹豫,便架着几乎虚脱的虞渊,进入那灰暗枯寂死亡气息弥漫的巢穴。

一轮弯月,忽从金象古神坠落的深谷升起。

弯月之上,站着月宗的隐士谭峻山,他阴沉着脸,低头看着被碎石掩埋的金象古神,眉头紧皱,道:“格雷克在恢复记忆。”

“记忆?”虞依依喝道。

谭峻山“嗯”了一声,看了眼威灵王沉落的沸腾湖泊,“千鸟界的格雷克,应该的确被神魂宗的三大神王联手除掉了。可本该散逸在湮灭星域的,属于他的记忆,和晚年参悟的精妙血术,似被无形的力量攥着,隔空塞入到新生的格雷克体内。”

“这样的格雷克,曹逸拿什么战胜?”虞依依满脸苦涩,“终于明白先前占据主动的曹逸,为何突然间,开始急转直下,反而被少年模样的格雷克,给按在体内羞辱了。”

因为格雷克,在刚获得新生不久,便在全部接收另外一个自我。

葬身在千鸟界的巅峰格雷克,毕生的智慧,记忆,已悄悄地进行转移,横跨无垠的星河,直达眼前的格雷克。

如此一来,格雷克就相当于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复活!

兴许他的血脉等级,战力,还没有一下子恢复,可这样的格雷克,已经是那个活了数千年,叱咤辽阔星河鲜有败绩的血魔族族长了!

曹逸再不凡,也没有能晋升为至高元神,没有成为浩漭最强的存在。

未达终极的他,当然不是全面复活的格雷克对手。

“呵呵。”

泰坦巨灵的脚下,本为少年模样的格雷克,一边灿烂欢笑着,一边从自己的眉心深处,拽出了一道扭曲的血影。

扭曲的血影,便是玄天宗的怪才曹逸。

血影不断变化,密密麻麻的未知纹络,血之密语,时而从血影中浮出,似为血影塑形,重新进行改造炼化。

并没有太久,血影蓦地一收缩,再次化作了曹逸。

曹逸暗红色的眼瞳,燃烧着红色火焰,他默不作声地,站在了格雷克的背后,和诺克斯、奎利一样,俨然成了格雷克的守卫。

已然,被炼化为血奴。

而格雷克的面容则在迅速变幻,他两鬓和唇角,有粗\硬的胡须生长出来,他从少年的形象,正朝着青年转变。

他身上的阳光和正直,被更多的坚毅和硬朗替代,一股巨擘枭雄独有的霸气,慢慢地滋生出来,并逐渐浓烈。

“虞渊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